中医药事业正“当归”
发布日期:2022-01-14
作者:信息中心
查看次数:
【字体:

这两年,反复来袭的疫情一次次考验着我们。疫情给人们带来焦虑迷茫的同时,中医药在抗疫中的重要作用让人看到希望。

2021年的最后一天,湖南迎来一个好消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五部委(局)批复同意湖南等七省市建设国家中医药综合改革示范区。

株洲作为神农福地,发展中医药事业有何优势,能否成为全省的“排头兵”?知株侠为您一一道来。

一棵“小草”的力量

“如果华佗再世,崇洋都被医治;马钱子决明子苍耳子,还有莲子。用我的方式,改写一部历史……”不少人听过周杰伦的这首《本草纲目》。

古老的中医药,真有“周董”唱的这么牛么?

若在10年前,不少人必定心存质疑。现在,知株侠可以肯定地说,这两年,中医药确实值得扬眉吐气了。

新冠肺炎疫情突如其来,人们印象中的中医药这个“慢郎中”悄然成为抗疫一线的“急先锋”。中医人戴着手套切脉,戴着护目镜看舌象,病毒也阻挡不了他们的“望闻问切”。

在株洲,中医药也逐渐迎来它的“高光”时刻。

2020年抗疫期间,我市中医药参与治疗率达93.33%,就连全省年龄最大的90岁新冠肺炎患者也因采用中西医结合治疗而康复出院。

去年夏天,疫情再度来袭,结果又一次证明了中医药的力量。面对强敌“德尔塔”,株洲成立中医小组,实行“一天一会诊,一人一处方,三天一调整”,中医药参与治疗率达到100%。采用中医疗法后,所有患者的咳嗽、发热、腹泻等症状明显减轻。

有人说,新冠肺炎疫情让人们对中医药有了前所未有的信任。纵观历史,中医药辨治疫病已有数千年。《中国疫病史鉴》记载,从西汉到清末,中国至少发生过321次重大流行瘟疫。但中国历史上,并未出现过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那样一次瘟疫夺去数千万人生命的悲剧,是因为除病济世的重任一直有中医担当。

这两年,在疫情的裹挟下,不少医疗机构陷入困境:门诊量下滑、手术量下滑,医院业务收入减少。

知株侠发现,我市一些医疗机构紧扣中医药做文章,实现逆势翻盘。以省直中医院为例,去年,该院聚焦中医主业,先后成立治未病与健康管理中心、针灸康复医学中心、中医经典病房等,优化了中医传承创新中心。此外,该院还建立湘赣边区域中医医联体、湖南省区域中医医联体等,不断扩大“朋友圈”。中医药让这家医院焕发勃勃生机。去年,该院门急诊人数达到68.2万人次,较2019年(疫情前)增长15.7%,较2020年增长39.73%。

一棵“小草”改变世界,一枚银针联通中西,一缕药香跨越古今……这就是中医药的魅力。

一个独一无二的“光环”

在知株侠看来,株洲发展中医药事业,有底蕴,更有底气。

株洲自古就有“神农尝百草”的传说。远古时代,炎帝种五谷,以为民食;遍尝百草,以治民恙。炎帝神农氏被奉为中医文化的始祖,安寝于株洲炎陵县。

除了自带“光环”,株洲还有“老天爷赏饭吃”的地理优势,境内的罗霄山脉被誉为“华中地区中药基因宝库”,动植物资源丰富,尤其适宜中药材种植,境内有各类中草药2000余种。这些山里的“宝贝”为中医药事业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

株洲还有很多令其他城市羡慕的后天优势。

提及妇科千金片,不少女性朋友并不陌生。它连续多年排名妇科炎症类中成药的销量冠军。这个“明星”中成药,出自株洲的千金药业。

作为全省中医药龙头企业,千金药业涵盖中成药、化学药、中药衍生、中药材种植和加工等领域。在《中国中药企业排行榜》中位列第40名,是我省唯一上榜的药品品牌,其品牌价值达到20.73亿元,销售规模超过43亿元。

除了有龙头企业加持,株洲还有中医药人才培养的“摇篮”。位于我市的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是全省唯一的省属中医药学校,也是基层中医药适用型人才的“孵化器”。

事实上,百花齐放的中医医院也是株洲的一张“王牌”。目前,省直中医院综合实力进入全国前100强,2020年被认定为我省唯一的国家中医紧急医学救援队伍和紧急医学救援基地;市中医伤科医院中医药特色优势及科技影响力排名全国第62位;醴陵市中医院、攸县中医院均成功创建三级中医院,县级三级中医医院占比达到40%。

一批亟待挖掘的品牌

这些年,优势叠加的株洲在攒劲,力争成为全省中医药发展的“排头兵”。

加强中医医联体建设,建优建强基层服务网络,扎实推进中医药“五名”工程……株洲在积极行动。

发展中医药事业,株洲还缺点啥?知株侠认为,关键在于品牌二字。

坚持“聚焦、裂变、创新、升级、品牌”的工作思路,尤其突出品牌打造,才能让株洲的中医药事业飘香。

聚焦炎陵神农氏品牌。作为神农福地,株洲要摒弃“守着金山要饭吃”的旧观念。比如,以炎帝陵为核心,在周边开发万亩中药材种植,打造炎帝神农中医药健康旅游区。还可以建设一批将炎帝神农中医药文化、生态观赏和红色旅游、中药种植养殖、加工、销售、教学实践、康养、养老等融为一体的基地,让炎帝品牌成为株洲特有品牌。

挖掘老品牌。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市的名老中医杨升三基于祖传的治疗妇科疾病的名医验方,开发了妇科千片医院制剂。后来,该制剂在市妇幼保健院、省直中医院的临床应用取得显著疗效。在此基础上,1979年,株洲千金药业(原株洲市中药厂)研制出妇科良药——妇科千金片。如今,该产品的年产值达7亿多元(含妇科千金胶囊),成为株洲中医药的闪亮品牌。

其实,株洲还有一批临床疗效确切、市场前景广阔的中药老品牌急需深度挖掘,实现品牌升级。例如,省直中医院开发的熄风活络胶囊、三甲复肝片、仙瓜降糖胶囊,市中医伤科医院开发的伤科外敷散,株洲中医药风湿病医院开发的筋骨胶囊等。如果能将这些养在“深闺”的老品牌再挖掘、再包装,塑造成类似妇科千金片一样的“明星”产品,株洲的中医药产业体量将会倍增。

培育新品牌。株洲可以整合千金药业、炎帝生物、松本药业等研发资源,加大中药产品研发力度,推出一批中药新药,打造知名中药品牌,培育一批年产值过10亿元的中成药大品种。

当归是一味常用中药,中医临床多用于补血。我们有理由相信,株洲的中医药事业需“当归”,也正“当归”。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 纠 错 】 【加入收藏】【打印本页】【关闭窗口】